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太古神王之倾城泪】(08)【作者:肏屄之术】
【太古神王之倾城泪】(08)【作者:肏屄之术】
字数:9180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八章 献身

  当夜,大婚过后的紫薇神庭也还一片喜庆,各方来参加婚礼的人都没有走,他们围席而坐喝着美酒吃着美食相互交谈着,而他们谈论最多的就是今天大婚的两个主角,时命天神月长空和南凰女帝南凰邀月,众人无都不祝福着这对神仙眷侣,希望他们的能长长久久,早生贵子。

  然而作为主角的两位新人此刻并没有出现在这宴席上,而是在一间被喜庆的红色所占满的豪华房间内,有着风华绝代的美貌、气质高贵而又独特的南凰女帝此刻正满脸痛苦的咬着红唇站在一面墙壁前,她的一双玉手扶着墙壁,身上穿着的红色华服十分的凌乱胸口大开,露出两只高耸挺拔的雪白玉乳,被两只从后面伸过来的大手用力的揉捏不断的改变着形状,她的丰臀向后高高的翘着,身下的裙摆全部都被掀到了纤细的柳腰出,露出两只修长丰腴的玉腿和雪白的丰臀,掂着一双精致的玉足不断的承受着身后男人在自己腿心处无情的摧残。

  而这站在南凰女帝后面光着下身的男人,就是她的夫君时命天神月长空,月长空不断的用自己的胯部大力的拍打着女帝雪白的雪臀,他那苍白而又英俊的脸上露出得意的笑容,不过当他注意到背对着自己的南凰女帝咬着红唇不出声的样子,他的脸上得意的笑容消失转而变得阴翳,他一把将南凰女帝本来散乱的秀发抓起向着自己拉来,嘴里恶狠狠的说道。

  「贱人,今天在礼台下有没有什么人联系过你?」

  南凰邀月被人用力的拉扯着秀发感到非常的疼痛,虽然她拥有一身强大的实力,但是她却无法反抗只能默默承受,听到对方问话她,她马上凄苦的摇了摇头回答道。

  「没……没有啊哈……」

  南凰邀月的答复并没有让他感到满意,月长空又再次说道。

  「贱人,你最好给我老实交代,不然要你好看!」说着他那胯部的挺动又用力了几分。

  「啊啊……啊……」

  用力了挺动让南凰邀月忍不住的叫出了声,不过她马上就闭上了红唇不让自己发出声来,而后又泣声道。

  「自从我们分……散后就……真的没有人再联系我……了,真的没有!」
  「哼!没有最好,你也给我老实点,不然我们那可爱的女儿一不小心出了什么事就不好了!」月长空的头靠在南凰邀月的玉耳边轻轻的说道,话中带着浓浓的威胁。

  「不要……不要伤害灵儿……求求你不要伤害灵儿……我……我什么都有会听你的。」

  一听到月长空提起自己的女儿南凰邀月更加的慌乱,转过头对着身后的男人祈求道,跟本没有身为女帝威严。

  见平时高傲无比的女人在自己这副模样,月长空那苍白的俊脸再次露出得意的笑容,他没有在说话而是专心的玩弄着这个被他征服的女人。

  啪啪啪的对着南凰邀月发起用力的冲刺,不久后便在她的内体喷射而出。
  南凰邀月浑身无力的趴在地上,她不停的娇喘着,无神的美眸不断的有泪水流出,在她的脑海里想起了今天联系她的那个人,她对那个人感到深深的歉意,不断的在心里道歉着。

  「倾城,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呜呜呜

  宴席过后,一对醉酒的男女相互搀扶着往某个房间走去,这对男女是一个美艳的妇人和英俊的青年,他们的身上都带着酒气相互搀扶着来到一个房间。
  一关上们这对男女就紧紧的抱在了一起相互,嘴对着嘴激情的热吻着,拥吻了好久他们的手又开始在对方身上游走着,脱着对方的身上的衣物。

  而然就在青年快要脱下美妇人身下最后的遮羞布的时候,美妇人突然清醒了过来,她阻止了青年的动作,又对青年说了些什么,听了美妇人的话青年似乎不同意,不过接着美妇人又对青年说了什么,青年虽然无奈但还是放开了美妇人,接着美妇人便穿回了脱落的衣服,最后在一脸不情愿的青年脸上轻轻的吻了一下便离开了房间。

  在一处荒无人烟的地方有着一座不大不小的湖泊,而在湖泊某个方向的岸边有着一片竹林,在竹林的和湖泊的交界处有间竹屋依水而立。

  此时就在竹屋的前面有一个人正安静的坐在岸边,她时不时的抬起手来将脸上的泪水抹去,可是没多久泪水又将她的脸部打湿,这个哭泣的人就是那位名叫莫倾城的妇人,悲伤的她一边抹着泪水边回想着和南凰女帝的对话。

  看到南凰女帝从凤凰背上下来后站在人群中的莫倾城马上就以通讯水晶与之对话。

  「南凰前辈!」

  「倾城?」

  听到莫倾城的话南凰女帝疑问的声音马上在莫倾城的脑海中想起。

  「是的。」

  莫倾城一边回答一边看着空中的南凰女帝表情没有任何的异样,风华绝代的她一身红色华服站在同样穿着红色华服在月长空身边是那样的般配,接着南凰女帝的声音又在她的脑海里响起。

  「你是一个来的,还是?」

  「就我一个人。」莫倾城回答道。

  「其他人呢?」

  「我和大家都分散了现在就我一个人,南凰前辈你为什么要嫁给月长空?难道你不知道月长空是问天的敌人么?」莫倾城不解的说道。

  「我知道。」南凰女帝淡漠的声音在莫倾城的脑海想起。

  「既然知道你为什么还要嫁给他。」

  「嫁给他没什么不好的,而且问天这么久没出现说不定他已经死了,既然他已经死了那这个误会就可以解开,我也没必要树立这么一个强大的对手。」「不可能,问天不会死的他一定会出现的,南凰前辈你不是也了解问天的么,虽然会遇到一些困难,但最后问天一定会出现的。」莫倾城有些难以置信这位熟悉的前辈会说出这样的话,急忙哽咽着说道。

  「南凰前辈你是不是有什么难言之隐才会和他结婚的?」听到莫倾城的问话南凰女帝稍稍迟疑了一会儿才回答:「没有,我是自愿的。」听见南凰女帝的声音如此的坚定,莫倾城感觉自己快感崩溃了,泪水不自觉的夺眶而出,接着南凰女帝的声音又在她的脑海里响起。

  「你走吧,不要回来了,走得越远越好。」

  然而莫倾城却没有再回答,而是如同木偶一样站在人群中一动不动,泪水一滴一滴的从脸迹滑落。

  回想到这些莫倾城的真的无法相信这些话是从她尊重的南凰女帝嘴中说出的,难道她忘了以前问天对她的帮助了么?虽然她是前辈,但如果没有问天的帮助她现在可能还是会待在那小小的青玄仙域,修为也不可能进展的这么快。

  但是她为什么要背叛问天?但是真的有为什么把柄落在月长空手中,还是说她早已知道问天死了,才会投靠月长空。

  想到这她又摇了摇头,因为她坚信秦问天是不会死的,他一定会再次出现的。
  可是她转念一想要是问天真的死了呢?,虽然两人以前也不是没有分离过而且比这时间更长,但是这次和以往不同,这样面对的可是这些仙域最强的一批人,虽说秦问天实力也很强大但毕竟没有对方的人多,但是如……如果问天真的死了那她该怎么办?想到这她更加的想念自己的夫君,抬起看着夜空中那轮大大明月嘴里轻声说道。

  「问天你到底在哪?我真的好想你啊!」

  她深深的叹了口气,她知道如果秦问天真的死了以自己弱小的实力根本不可能给秦问天报仇,虽然之前也和那个叫唯天的少年谈好可以帮助自己,可他毕竟是不是自己的亲朋好友,一旦到了危及生命的关头一切就都很难说了,而且她还没有告诉那个少年她还有着一个更厉害的强敌,那就是天域的秦族,那可是天域最强的势力拥有天神的数量不知道有多少,而且他们还有一个在整个仙域中最接近神的存在,可以说在整个仙域中几乎没有人是他的对手,谁敢于秦族为敌那就是找死。

  如果把自己的这个强敌告诉他,他一定会落荒而逃吧!就算那个少年会答应自己,可是他的师父一定不会是个愚蠢的人,也肯定不会因为自己而去与整个秦族为敌。

  她知道自己应该做些什么,不管秦问天到底是死还是没死她都要做些什么,因为她还有很多的亲朋好友被那时的秦族联盟杀害,活下来的至今也没有什么消息,她已经尝够了失去亲朋好友所带来的那种撕心裂肺的痛,所以她要报仇,那些伤害过她亲朋好友的人她一个个都记得,可是要对付这么多强敌自己一个人根本不可能,而且自己现在根本就没有那个实力,她在苦恼着自己到底应该怎么做?
  「想要让我帮你我确实有一个要求,那就是我要你当我女人!」突然她想起了那个叫唯天的少年和自己的说过的话,还有说那句时看自己的眼神。

  虽然那时少年后来说只是开玩笑的一句话,但是莫倾城从他那恨不得把自己吃了的眼神中知道他这句话并不是说说而已,因为她已经不知道从多少人身上看到过见了自己的真容后的眼里都会露出这样的眼神。

  有时候她也很恨自己为什么会有着这样一副引人注目的容貌,如果可以她宁愿不要自己有那么的引人注目容貌,她只想和所爱的人安安静静的幸福生活在一起。

  不过现在的她已经不是那个被秦问天保护着的莫倾城了,多年的艰难的独自生活让她尝遍了世间的冷暖,现在的她可以一个人坚强的活着,而且也不在是那个受点轻薄就自尽的女人,面对艰难的生活她必须迎难而上,而不是选择退却。
  她站了起来回过头往身后的竹屋看了一眼也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随后她回过头看了看夜空中的那轮明月,接着便抬起一只手往脸部伸出,她的手慢慢的在脸部轻轻滑过,一张人皮出现在了她的手中,那张人皮随着莫倾城的手在脸部的滑动越变越大,直到莫倾城那只拿着人皮的手往下垂去,一张绝美倾城的玉容就这样出现在了夜空中。

  明亮的月光透过荡漾水面的折射而出,倾洒在岸边照映出荡漾的月光,这荡漾的月光也刚好照射在莫倾城那唯美的玉脸上,此刻的她就好像真的是一位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此时此景是那么的美,就算她此刻身上穿着一件土气的衣裙,但也还是无法遮挡她那完美无瑕的美,这就好像是一幅永恒的唯美画卷。

  露出自己的真容后莫倾城将那副人皮收了起来,随后她便继续伸手在柳腰间将围在腰间的丝带整根抽了下来,随即她松开了玉手,丝带从她的手中滑落接连着掉落在其脚边的草地上。

  而随着丝带掉落在地上没多久,原本穿在莫倾城身上的衣裙也顺着她那修长的玉体缓缓的落下,最终也落在她的脚边将原先掉在草地上的丝带遮盖,而随着第二件衣物的滑落在原先衣裙的上方,一具完美无瑕的酮体就这样展现在被月光照亮的夜空中。

  随后全赤裸的莫倾城抬起一只芊芊玉足跨进了湖水中,接着另一只玉足也跨了进来,她没有停下,扭动着那曼妙玲珑的娇躯不断的往湖泊深处走去,直到湖水将她玉颈以下的位置全都淹没她才停下,随即便可以看到她的玉体浮了起来,静静的漂在湖面。

  湖水几乎将她的整个娇躯淹没,只留下一张完美的玉容在水面之上,不过还是可以透过月光依稀的看到那漂浮在水面之下那玲珑有致的酮体,尤其是腿心处那片乌黑浓密的芳草特别显眼。

  莫倾城就这样漂浮在平静的湖面,露在水面的美眸看着那繁星点点的唯美夜空,而随着她自然的漂动在其周身的湖面泛起阵阵水纹。

  半个时辰后。

  竹屋内那个叫唯天的少年正仰面躺在屋内的竹床上,他并没有睡着,而是双臂枕在后脑看着窗外洒进的月光愣愣出神,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突然他听到门外传来了声响,他的目光朝门看去,只见竹屋的门随着声响由外至内的朝里开起,屋外的月光瞬间倾洒而进将屋内照亮了些,在门口中间的位置正站着一个身影,将部分月光挡住,在屋内的地板上映射出一个长长的倒影。
  突如其来的亮光让唯天恍惚了眼,只能看看到一个模糊的身影站在门口,他揉了揉眼起身坐了起来再次向门口看去,只见一个秀发湿露,浑身上下裹在一件被水浸湿的衣裙内的倾世仙子站在门口处。

  看着门口出现绝美人儿唯天不禁暗道:「这不就是他刚刚一只在想着人儿么?」眼前的这个人儿真的很美,他现在终于完完全全的看到了她那完美的容颜,只是让他不明所以的是为何她会以这样一副诱人的模样出现在的他的面前?而且还一步一步的向自己走来。

  莫倾城浑身上下只裹着一件衣裙,然而由于她没有拭擦就将衣裙裹在玉体上,身上的露水很快将衣裙浸湿紧紧的贴在她完美无瑕的酮体上,而她的长长的秀发也完全的湿透,全部披散在背后,随着她一步步的往唯天走去,一路上不断的有水滴从她的发尖和裙摆处滴落在地板上。

  不一会儿莫倾城终于走到了床边,面无表情的看着坐在床上的少年红唇轻启道。

  「你真的可以帮助我对抗紫薇神庭么?」

  唯天看着前让他心境动荡的绝美人儿,如此近的距离他可以更加清晰的看着眼前的极致诱惑,湿透的衣裙紧紧的贴在她的酮体上尽显那婀娜曼妙美感,因为某些原因他的心境向来沉稳,可是在此时他却难以控制自己的情绪,心噗通噗通的跳着,呼吸也变得急促,对于莫倾城的问话他已经做出过回答,他不知道她为什么还要在问一遍,而且还是在怎么晚的时间以这么香艳的一个方式出现自己的眼前又问了一遍,但是他还是耐心而肯定的回答道。

  「是的。」

  「如果我说我还有一个比紫薇神庭更加强大的敌人你……还会帮助我么?」莫倾城继续问道。

  「会的!」唯天坚定的回答道。

  听到唯天的回答,莫倾城深深的吸了口气,松开了原本抱在胸前的两只玉臂垂落在身体两侧,而随着玉臂的松开原本随意裹在她身上那件衣裙也跟着慢慢的松开并往下滑落跌落在地上,很快一具还沾着水迹的完美玉体就展现就少年唯天的面前。

  门外的月光倾洒而进照射进屋内,将屋内微微的照亮,同时也将站在床前赤裸的绝世人儿照得更加清晰。

  唯天坐在床上眼睛睁得大大的看着突然展现现在自己面前的胴体,他忽然想起自己就在不久偷偷的窥探过眼前的玉体,虽然看的并不完整但已经让他难以忘却,而此时这具令他难以忘怀的玉体又再次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而且还离自己是如此的近,近得他都能闻到对方传来的让陶醉的迷人幽香,还有更加不可思议的是这具展现在自己面前的玉体没有丝毫的保留,是完完全全的展现在自己的眼前。

  眼前的这具胴体这多么的完美,完美几乎让他发狂,恨不得立即将这具胴体压在身下狠狠的占有,可是在此时唯天也意识到她这么做的用意,她是想用自己的肉体来当做这次合作的筹码,这是他之前跟本没想到的,他也完全没有这么想过,唯天也是非常的动心,可是他却不想以这样的方式来占有眼前这个让他一见钟情的女人,他要以自己的方式来帮助她,于是他出言说道。

  「你没必要这么做,我说过的话做出的承诺就一定会做到。」「这只是你单方面的做出的承诺,对我来说根本没有任何的保障。」莫倾城还是一副面无表情的模样看着坐在床上的唯天说出了自己所想的。

  莫倾城的话让唯天顿时明白过来,虽然她看中了自己的潜力,但是自己单方面的承诺跟本给不了对方任何的安全感,因为她已经说了她要面对的敌人不止有紫薇神庭,甚至还要面对比紫薇神庭更强大的敌人,在强大的敌人面前自己和她的合作一切都会有可能发生,而她这样做就是为了绑定两人的关系,两人之间的合作也会有牢固的保障。

  唯天无言以对,但他还不想以这样的方式占有所爱的人。

  「我不否认当我第一眼看到你真容的时候就对你有了感觉,可是我真的不想以这样的方式来得到你,你出去吧。」说完后唯天便对着莫倾城在床上躺了下来,可是他一躺下来就后悔了,暗骂自己真没有用,这么好的一次机会给错过了,他闭上了眼睛不再去想,可是他一闭上眼睛脑海里就浮现出身后的完美到极致的胴体,这让感觉下身顶起了一个高高的帐篷,呼吸也变得沉重起来,不过他不敢喘的太用力小心的控制着呼吸,竖着耳朵听着背后的动静。

  不过他的背后什么动静也没有,保持了有好一小会儿,不过他就很快就听到了脚步的走动声向着门的方向而去,接着传来了关门的声音。

  然而就在唯天以为对方走了而懊悔的时候,屋内又传来脚步走动的声音,而且是向床的方向走来,唯天听到背后那由远及近的脚步声,他的整颗心一下子悬了起来,不过他并不是害怕而是有种莫名的兴奋,期待着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脚步声来到床前停下,接着唯天便感觉身下的床微微一沉,一股泌鼻的幽香从他的背后传入他的鼻间,同时他从背后还能感受到从自己离不远处的冰凉体温,唯天无法在压自己的呼吸,呼呼的喘息起来,他感觉自己的下身快要爆炸了一样,但他还在犹豫着要不要转过身去。

  莫倾城躺下后就没有任何动静,而唯天他却自己对着自己僵持了一会儿,随后他再也无法保持自己的欲望和理智一个翻身转了过去,看到了背后的情况。
  只见莫倾城还是赤裸着那完美的玉体仰面躺着,她没有将美眸闭上,也看出她的任何情绪,只是睁着美眸望着屋梁一动不动。

  然而就算此刻在她的玉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但是也丝毫的不影响她那绝世倾城的美,她的美是那么的让人惊心动魄,是那么的自然和完美可以说是上天最完美的杰作。

  唯天看着眼前的完美的容颜忍不住慢慢的靠了过去,随着慢慢的靠近弥漫在鼻间的那股幽香也越来越浓郁,随后唯天将脸近距离的靠在莫倾城的玉脸边,只有一两公分的差距。

  这么近的距离他可以能感受从对方鼻间发出的温热清香,他近距离的看着眼前的玉容他真的找不到任何的瑕疵,弯弯的柳眉下是一双犹如星辰般闪耀的美眸,高挺的琼鼻和小脸一样白皙红润散发淡淡的光泽,在往下便是那红唇齿白的小嘴,看到这张红润的小嘴唯天慢慢的靠了过去,亲亲的吻了一下感觉冰冰凉凉的很是舒服。

  他抬头注意了一下莫倾城的表情,见对方没有任何的反应只是睁着一双好看的眸子看着房梁。

  见此唯天胆子大了许多,伸出舌头在对方的红唇上舔了一下,啧了啧嘴巴感觉甜甜的,接着他又伸着舌头在莫倾城高挺的琼鼻上舔了一下感觉还是甜甜的,于是他又在莫倾城玉脸上的其它部位一一舔过,甚至连莫倾城那还睁着的美眸也不放过,伸着舌头也是分在别在两只美眸上一一舔过。

  莫倾城也是没有任何的反应,只是随着唯天的舌头在自己的美眸上滑过条件反射的闭上了自己的美眸,随后又睁开看着屋檐,任由唯天在自己的玉脸的舔抵。
  没一会唯天就将莫倾城玉脸上的所有地方都舔了一遍,可以说在莫倾城的玉脸上几乎都沾满了他的口水,而此刻的唯天只觉得满嘴的香甜让他回味无穷。
  他对身下这个女人的欲望也在不断的扩大,几乎是到了无法在忍耐的地步,于是他也不再继续忍耐,索性直起了身快速的将身上的衣物脱去,很快一具瘦小的赤裸身躯出现在成熟的胴体旁。

  脱完衣服后唯天直接便对着那完美的赤裸玉体压了下去,肉贴肉的直接接触他只感觉身下光滑的娇躯浑身冰凉的与他火热的身体微微摩擦很是舒服,而且感觉自己好像压在一团云朵上一样非常的舒适柔软。

  察觉到身上压着的赤裸身体,莫倾城的眼神终于露出了一丝慌乱,不过她还是没有任何的反抗,任由身上的少年在自己的娇躯上继续下去。

  随后唯天拉过一旁的被子盖在了两人身上,虽然这里是荒无人烟的地方,但唯天还是怕身下的完美玉体被人瞧去。

  盖好被子后,因为两人相叠的缘故,可以很明显的看出被子高高的隆起。而在被子下两人赤裸的身躯紧紧的贴在,唯天轻轻的在莫倾城的雪白的脖子亲吻着,他有些不敢相信此刻躺在自己身下人儿就是自己爱慕的人,自己马上就可以完完整整的得到她了,他感觉自己是在做梦一样,但是下身那真实的触感告诉他这不是梦,而是真实发生的。

  他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要完整的得到身下的女人,于是他拉着莫倾城的一只玉手往自己的下身靠去,嘴里发出急切的请求道。

  「帮帮我!」

  听到唯天的请求莫倾城也意识到即将发发生的事情,她更加的害怕了,她在这时想起了自己的夫君,想起了曾经和夫君的种种过往,她很爱自己的夫君,可是此刻她却躺在了其他男人的身下,她即将背叛爱着自己的夫君,自己的身子从此也不在纯洁,虽然这样想着但她的玉手还是抓住了对方粗大的男根往自己的禁地领去。

  当对方那滚烫坚硬的男根抵在私处的时候她松开了玉手,同时她的美眸不自觉的流下了泪水,在她那白皙红润的脸颊上滑落,在她的脑海里不断在对她深爱着的夫君道着歉。

  「问天,对不起,我要用我自己的方式来帮助你,请你原谅倾城。」她刚刚在脑海这样想完,她便觉得自己的私处被顶开,接着一根坚硬粗大的滚烫物体不断的往自己的体内深入,然而莫倾城已经很久没有行房,私处十分的紧致,随着那根物体不断的深入,莫倾城感觉自己的私处就快撕裂了一样,让她忍不住皱起秀眉张起红唇凄惨的叫了一声。

  「啊……」

  「哦……」

  然而唯天此刻的感觉和莫倾城完全的不同,随着他的男根不断的深入对方的体内,一股紧致温暖湿润的快感侵袭着他的全身,令他头皮发麻,让他不自觉的扬起表情夸张脸的舒服的叫了一声。

  唯天舒服的趴在莫倾城柔软丰满的胸部,下身传来的快感让他回味无穷,他抬起头看了莫倾城一眼只见对方皱着柳眉,闭着凤眸,咬着红唇一副痛苦的模样,他在心底暗暗发誓,他会用自己的一生来爱她,不管今后发生什么,他一动会保护好她,不管是谁都不能伤害她,只要让她受到伤害的人,他一定不会让那个人好过。

  这样想着他低下头在莫倾城在贝齿咬着的红唇上温柔的一吻,而后轻轻的开始抽动停留在对方体内的男根,他抽插的很小心生怕弄疼了身下美人儿,然而身下的美人儿毕竟已经长时间没有行房,私处紧小如处子,虽然他抽动的动作不大,但还是疼得身下的美人儿发生一声痛苦的娇呼。

  「啊……」

  唯天大感心疼连忙停了下来,两手从对方的玉颈下穿过抱起对方的玉首,不断的用自己的脸磨蹭着对方那丝滑的玉脸以表安慰。

  在对方的轻抚下莫倾城感觉自己的私处好转了很多没有之前那撕裂的般疼痛了,可是她的心里却还是无比的凄苦,她真希望这是一场梦,但是体内那粗大坚硬滚烫的触感告诉她这是真的,自己已经不在纯洁,已经背叛了她所爱的夫君,她努力的睁大美眸想看清眼前的的屋檐,可是泪水不断在她的美眸里打转模糊了她的视线,在她白皙红润的脸颊上不断的有泪水滑落,接而滴落在玉首下方的床上。

  然而唯天却根本不知道她在哭泣,此刻的他正趴在莫倾城的胸口吸允着她那粉嫩尖挺的乳头,玉乳上奶香四溢还伴随着阵阵的体香让唯天爱不释手嘴,另一只手还抓着另一边玉乳,然而玉乳太过巨大他的手根本抓不过来,只能将一部分抓在手里轻轻的揉捏着,玉乳十分的柔软只要唯天的手轻轻的一抓就会变形,而随着他松手又会变回原形。

  就在这时一朵乌云将明亮的圆月遮住,房间内一片黑暗什么也看不清,也不知过了多久,等到明亮的月光再次照进屋内的时候,床上的那床高耸的被子开始快速的上下耸动,在床头只能看到一个仰面的绝美脸庞,而在床尾随着被子的不断上下耸动也只能时不时的看到一双精致紧绷的玉足,其它的地方都被被子遮挡着什么也看不到。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高耸的被子耸动的越来越快,沉浸在悲伤中的莫倾城也发现了身上少年的异样,身为经历过房事的妇人她马上就知道少年快要泄身,于是她忍着悲痛对着在自己体内挺动越来越快的少年哽咽的说道。
  「不要……快……快拔出来……不要射在里面……不要……呜呜……」说到最后她忍不住哭出了声,因为她害怕少年会忍不住射在她的体内。

  唯天也没有让她失望,在最紧要的关头他还是拔出了正在不断颤抖的男根,而他才刚刚整根退出莫倾城的体内他那抖动不停的男根马上就开始喷射出浓精,直接喷溅在莫倾城芳草茂盛的私处和阴阜上。

  泄完精的唯天直接气喘吁吁的趴在莫倾城的娇躯上,回味着刚那极乐般的快感,而然喘着喘着他却不知不觉的的睡了过去,趴在心爱的女人身上进入了梦乡。
  没过多久美眸哭得红肿的莫倾城将身上的少年推了下去,忍着下体撕裂般的疼痛下了床,也不顾腿间流下的精液开门走了出去。

[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9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