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翡翠人生】(11)【作者:忘穿流年】
【翡翠人生】(11)【作者:忘穿流年】
字数:6789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十一章、灯和太阳

  「滴答!」当酒店大堂中间那华丽钟表的指针在十二点重合时,我正牵着兮兮的手迈出酒店的大门,夜里的空气有些凉,但在这个季节还不至于让人感到冷,我和兮兮拉着行李,漫步在灯火阑珊的街道上。

  得益于旅游业的发展,像这样一座连二线都算不上的城市在夜里也能和东部城市相媲美,当然仅仅限于那么一两条街道。街道的两旁挤满了各种娱乐场所和酒店,以及半夜还在做生意的餐馆。

  「想要吃点东西吗?」我测过头问兮兮。

  兮兮微微摇了摇头,她抓着我的手,然后加快了脚步。

  我能理解兮兮她的心,当迷醉清醒过来之后,那位理性的小精灵自然会斥责起他其的几位小精灵,第一次和自己爱人之外的男人做爱,我相信每个女人的内心都不会平静的。

  一百多米后,我和兮兮来到了一处十字路口。很不巧,十字路口正好亮起了红灯,我们便暂时停了下来。

  在红灯面前,我挽着兮兮的手问她:「我们去哪?」

  「回家!」兮兮淡淡的说。

  兮兮的话听上去就像无风的海面那样平静,我却明白其实在兮兮的内心深处,已经酝酿了好多不安的情绪。我知道兮兮现在需要的是爱人的关怀,于是我放开了行李,然后转身抱住了她。

  「回家吗,那么兮兮想要从那条路走?」我搂着兮兮的腰,温柔地看着她的眼睛,我要用我的眼神告诉她,我爱她。

  当我抱住兮兮的时候,兮兮也同时抱住了我,她带着些埋怨的语气对我说:「随便,那条路近走那条!」

  兮兮是埋怨我为她精心准备的「第一次」吗,当然不是,她是在埋怨我为什么不一开始就抱着她呢。或许对男人来说,的确很难理解女人的这种逻辑,而我却很是释怀,因为这就是女人,这就是我爱的女人。

  感受着兮兮在我怀里撒着她的娇气,我贴着她的耳朵问:「现在我们面前是红灯,但是右边马上就是绿灯了,我们是等红灯直走,还是往右呢?」

  「机场在那边?」

  「右边。」

  如果我们直走的话,则依旧是沿着那条繁华的街道行走,如果向右走的话,很快就会离开光鲜亮丽的街道,进入暗淡的城区。

  我抱着怀里的兮兮,微笑着等着她的选择,而她则向后挂着我的脖子,嘟着嘴看着我的表情。或许兮兮从我的眼睛里发现了一丝丝地坏笑,或许她只是出于女人的善变,兮兮忽然勾着我的脖子猛地向我扑了过来,而我也赶忙抱住了跳起来的她,然后在慌乱中对上了她贴过来的香唇。

  不知道过了多长世间,我只记得当我睁开眼睛时,右边的信号灯正好跳到了绿色,难道刚才的甜蜜只是过了一瞬吗?还是右边的信号灯早已不知绿了多少回了呢?

  「宝贝!」我用手指托着兮兮的手,轻轻地握住它,虽然我的眼神中早已饱含了那三个字,但是我还是认真地对着兮兮说:「我爱你!」

  「我也爱你!」说这句话的时候,兮兮的眼中覆盖着一层明晃晃的眼泪,那是被爱意融化后的不安,正透过兮兮的眼睛渗了出来。

  重新牵起兮兮的手,我看着前面的即将变绿的信号灯对兮兮说:「宝贝,一起走吧!」

  「嗯!」当信号灯转为绿色的时候,我听到兮兮轻轻地嗯了一声。

  随后我和兮兮穿过了大街,几分钟之后,兮兮的手里便多了一杯饮料和一把烤串。而我则我左右各拉着一只行李箱跟在兮兮的身后。兮兮一边吃着风味独特的烤串,一边笑着看着我这位「苦力」拉货,看我表现好了,兮兮便喂给我些「粮食」,同时还不忘埋汰我几句。

  就这样我们一路有说有笑,打情骂俏地走了一阵。当快走到我们选好的酒店时,兮兮像是想起了什么,她挥着竹签,像审讯犯人的女特务般问我:「你离开包间后,和琪琪去哪里了!」

  当兮兮和Allen的缠绵就要突破禁忌时,我恰到好处地带着Kiki离开了,当兮兮在我们的房间——8527,向Allen交出她的「第一次」时。我正和Kiki一起,在一间高贵靓丽的房间内,进行了我们之间第一次的亲密触碰。

  「干杯!」

  我举起桌子上的盛放香槟的高脚杯,用杯口轻轻地触碰了琪琪的杯口。
  「干杯!」

  琪琪也举杯和我相祝,她举杯的时候看上去有些小心,虽然琪琪竭力做出很自然的表情,但我还是看出她脸上挂着一丝压抑不住兴奋。

  「这环境还不错,没想到你们这也有这样高档的餐馆!」我把酒杯放下后,便随手用右手拿起摆放在左边的叉子,然后叉起盘子里的沙拉就吃了起来。
  琪琪看到我单手拿叉的样子,似乎觉得有些奇怪,她看着摆放在自己边上的精致刀叉勺子,一时间有些不确定到底该拿起哪一件好,在琪琪显得有些尴尬而不自然地去握住酒杯时,我笑着对她说:「我们中国人吃饭,没必要一定要按照西方那套!」

  我说着举了举手上的叉子,然后把叉子上的沙拉送入嘴中。

  「可是吃西餐不是应该有很严格的规矩的么,好像是左手拿叉还是左手拿刀来着。」听了我的话,琪琪也稍微放开了点,她拿起那支叉子,却又不确定到底该握在那边。

  「应该像这样。」看到琪琪纠结的样子,我便按照所谓的标准给琪琪做了示范。

  「我就说是这样的嘛,刚才被你误导了,哼!」看到我的示范,琪琪便拿着刀叉优雅地从中间的餐盘中夹起一块肉排,然后放入自己面前的餐盘中。只见她挺直了身姿,做出了很庄重的样子,然后用餐刀从肉排上切下了一小块。

  「你这样还挺像回事……」我刚想夸她几句,琪琪忽然放下了叉子,只见她掏出了手机,然后递给我让我帮她拍照。

  我接过琪琪的手机,红色的5800,这在当时可是个新鲜货,街上拿出来绝对显眼,其拉风程度甚至要比后来的IPhone还要高。

  「这手机挺不错的。」因为Jason的手机也是这一款,所以我很熟练的便操作起这款最初的触屏手机之一,我见琪琪已经做好了很优雅的姿势,便举起手机帮琪琪拍了几张。那时候虽然没有什么美颜工具,但拍出来的效果很好。可能是这雅间的灯光十分合适,也可能是手机的拍照质量没得说,但我觉得最重要的,是因为琪琪的的确确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美人。

  见我拍好了,琪琪开心地拿起叉子,当她微微张开了小口,琪琪那两瓣鲜艳的粉红色润唇顿时就像两瓣美丽的花瓣一般在我的眼中绽放了,看着她缓缓地将叉子上的食物送入自己红唇之中的那条小香舌上,看着它优雅地抿上嘴唇,在和琪琪激烈的香吻之后,我又再次迷醉在了这朵泪眼红唇之上。

  「咔嚓!」在那一瞬间,我仿佛有神在指挥着我般,不经意间,我拍下这张完美的照片。

  「看什么呢!」间我发愣,琪琪抬头问我。

  「呃!」我这才从刚才的失态中回过神来,我拿起叉子吃了些沙拉,不然我就无法掩饰我想要咽口水的冲动,和琪琪在包房里的湿吻缠绵开始在我的脑海中泛滥,我只得多吃些东西,好中和我那不断分泌唾液的舌头。

  「照片拍的怎样,拿来我看看。」

  听到琪琪问我,我便拿起手机调给她看,看到她满意的笑了笑,我问她:「能传一张给我吗?」

  「随便啦。」琪琪说着便继续优雅地吃着盘里的食物,我于是用蓝牙将最后那一张照片传给我。看到我在传照片,琪琪忽然看向了我,我以为她是对我的手机有兴趣,没想到琪琪却笑眯眯地问我:「手机里放着别的女人的照片,你老婆不会发飙啊!」

  「我老婆?」听到琪琪提起我的妻子,我的思维骤然间便转向了和艾伦在一起的兮兮,现在她们应该已经到酒店了吧,想到这,我的头不经意间转向了窗外对面的酒店,虽然那不是我和兮兮下榻的酒店,但我看着酒店中那些亮起的房间,却心想着在这些亮起的房间中,会不会有一个美艳动人的少妇正背着她的老公,在她情人的怀中婉转承欢呢。

  我仿佛已经听到了那少妇带着羞涩的娇喘声,不知不觉,我开始心跳加速,一股窒息般的压抑感闷我在了我的胸口上,但这股异样的压抑感并没有让我觉得难受,相反地,一种异样的兴奋感开始在我的血液中流窜了起来。

  那瞬间,我的眼睛似乎穿过了空间的阻隔,钻到了那半遮掩的窗帘的后面:酒店的房间内,只开着四只暗黄色的小灯,柔和的灯光下,房间内充满了温馨和宁静,这真像一间温暖的夫妻房,圆形的大床上,躺着舒适柔软的被子和枕垫。不知是什么原因,这些被子和枕垫显得有些凌乱,而在凌乱的被子和枕垫之间,藏着一根黑色的小尾巴,哦,那是一件黑色的小亵裤,正勾在一条白色的三角内裤上面,绵软的小亵裤伴着男性的白色内裤,显得十分地小巧玲珑。

  「嗯……!」当一条小巧玲珑的小滑贝勾上了一条钻向自己的电鳗时,黑暗的浴室中,骤然亮起了明亮的灯光。我的眼睛瞬间看向了浴室的玻璃,明亮的浴灯下,浴室内正水汽沸腾,透过模糊的玻璃,我只看见了一个模糊不清的身影……哦不,是两个,是两个紧紧贴在一起的影子。

  「嗨!你看什么呢!」正当我的眼睛想要穿过那层雾气弥漫的玻璃,看到浴室内的情景时,琪琪忽然打断了我,她依着我的方向向着外面看去,奇怪的问:「外面有什么,你在看什么呢!」

  「额……」回过神来的我顿时略显尴尬,我只好随口胡扯着对琪琪说:「绿灯,我在看绿灯……你们这绿灯怎么跳得这么快,来得及过马路么?」

  「绿灯?绿灯有什么好看的。」琪琪说着又将一块肉排送入自己的嘴中,她刚想开口说话,但似乎又意识到了要保持自己的优雅,于是琪琪细嚼慢咽地吃下了这一小块食物,然后小抿了一口杯子后对我说:「再说这绿灯哪里跳的快了,30秒还不够你过马路啊。」

  「唉……不够哦,绿灯亮的时间太短了,哪里够骑马过路……」随口搭理着琪琪,我的思绪却依然扎根在那间让我心跳加速的房间内:浴室的喷淋冲刷着下方的迷情,让香艳的气氛开始渐渐弥漫在了房间内,忽然,模糊的玻璃上贴上了一只手印,那是一只女人的手印——不,那是一只男人的大手压在女手上的手印。紧接着,玻璃上又出现了另一只手的手印,这只手印上没有男人的手,但却戴着一枚我不认识的戒指。

  「哦……!」随着浴室内的水花微微震颤了一下,浴室布满水气的玻璃上,我终于看到了那只男人的手,只是男人是用手背贴上玻璃的,此刻在他的手掌中心,正挤着两团软得像果冻般的美脔。喷淋的温度渐渐上升,浴室内激流四溢,而那两团美脔正有节奏地波动着,那是她背后的男人开始举起了爱的花洒,正用心地浇灌着她的干涸的处女地。

  「半分钟绿灯还短,那你说要多长时间……」琪琪看着我又失神的样子,于是她就伸出手在我面前晃了晃,「喂,你发什么呆啊!」

  「绿灯么……当然要亮一整晚喽!」

  「有病!」

  ……

  「呵呵呵……」听到我说到这,兮兮笑的不小心把奶茶都喷出来了,我笑着看她逗乐的样子,然后帮她擦去嘴边的残迹。

  「你那会发什么呆啊。」兮兮喝完奶茶,她一把揪着我的衣襟,嘟着嘴问我:「是不是又在幻想什么龌龊的事情!」

  「哪里!」我对着兮兮「认真」地笑了笑,说,「我是在构思一个童话故事,一个白马王子的故事。」

  「白马王子……哼,肯定不是什么好故事!」兮兮说着甩开我的衣襟,径自向着前面走去。

  我知道兮兮其实能猜到我故事的内容,只是她有些害羞罢了,于是我上去拉住兮兮的手对她说:「怎么样,想听听这个故事吗,我的精灵公主。」

  「才不要!」

  「呵呵……」

  就这样,我们嬉嬉闹闹地玩到了我们的酒店,重新安顿好后,已经是后半夜了,在后半夜的谈心中,夜显得很漫长,我们似乎有说不完地话,互相倾诉着前半夜发生的点点滴滴:从兮兮兴奋地为了她「第一次」开始着装打扮,到兮兮慌乱地穿好衣服整理行李;从兮兮不自然地被艾伦搂上腰,到兮兮迷醉地在艾伦怀中热吻。我们让自己心中的每一朵隐藏在叶片下花苞都移到阳光之下让它盛开,因为我相信,我们的爱,是太阳。

  那一夜很漫长,漫长到有一种时间静止般的安谧,那一夜也很短暂,短暂到无论我们怎么回忆都觉得我们只说过一句话:我爱你!

  当初晨的阳光洒在我们房间的窗户上时,我们的房间内仍旧是一片黑暗,黑暗中的我们互相依偎着在梦中嬉戏,那是一场禁忌的游戏,一场欲和爱,情和乱交错的冒险游戏,冒险越大,刺激越大。我和兮兮手拉着手走上了冒险的旅程,黑暗中的我们提着一盏绿色的灯,这是一盏永远也不会熄灭的灯,因为它里面装的是太阳,只要你一拉开它——「嘶啦——!」我拉开窗帘,对着床上的美人说:「宝贝,天亮了!」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